威欧娱乐官网

就在张郃带领骑兵发动中分的那就已经变只看左

着怒吼一声,立即得到身旁将士的响应,徐晃也不多废话,纠缠了这么久,两边谁不熟悉谁啊,不过徐晃确实有自己这个阵法,在与张郃正面对战之中,稳赢过,不过徐晃虽然统兵有方,但是这样牛逼的阵法可是跟他们没有关系,这正是司马懿和贾诩二人针对于李林常用的对战方式发明出来的一种克制的阵法,本来贾诩还以为到了西北会用上,但是那边李林身边压根就不是自己的人马,都是一帮胡人,加上李林心性有了巨大的改变,平原作战之时,两方都是胡人,骑兵多的是,哪里像李林在中原之时,麾下的骑兵有巨大的优势,所以这样的阵法在西北简直就是胡扯,但是面对这里,却是让徐晃用的透彻,处处压制着张郃,若不是张郃身后有大山的掩护,徐晃早就已经打到轩辕山背后进了颍川的腹地了…………
 
    “进!”徐晃一挥手,前方弓箭手在盾牌的掩护下缓缓上前,只要拉近与张郃的距离,进了射程便立即万箭齐发。
 
    张郃目光一紧,一招手,重步兵立即上前,不禁是一声的重甲,还举着盾牌,这样寒冷的天气,这些步兵也是蛮拼的,但是就是为了破了眼前的弓箭手,所以必须要这么做了!
 
    徐晃看到张郃改变了方法,嘴角微微一挑,但是一个眼神过去,立即有几千名的长矛手冲上了前去,每个长矛手都将长矛横着放,隐藏在了众将士的身边,在外根本看不出来,猫着腰,飞速的接近最前端的弓箭手。
 
    “喝!喝!喝!”重步兵喊着号子一步一步向前,在顺风的情况下,弓箭手的射程已经到了,只听到“嗖嗖嗖!”的声响之后不过两秒,就已经感受到了“叮叮当当”的声音,正是箭矢击打在了重步兵的盾牌和重甲上。
 
    张郃看着徐晃麾下那些弓箭手,摇摇头,嘀咕一声,道:“你们可真是我主公的好徒弟啊!”此话不为别的,因为对面的弓箭手是按照李林的三段射法,加上抛射,加上人数众多的弓箭手大阵,这可都是李林的专利,但是司马懿早就已经轻松的学到,并且改进下来,让这样的阵法有了更大的威力。
 
    重步兵就算是有着重甲的厚盾的保护,但是除了身上的重量,整体的阵型也不能乱,所以他们只有低着头,一步一步缓慢的前进,就算是箭矢已经飞到了他们的脑袋顶上,也是不能动,也没办法动,所以对面万箭齐发之后,重步兵之中一只传来惨叫一声,但是叫归叫,还能走,就要继续走,不能都了,还没死,就赶紧趴在地上,为后面的兄弟让开道路,大局为重,这便是张郃下的死令。
 
    “上!上上!”张郃在后面紧紧的盯着前方,只要将重步兵能够将大阵豁开一个口子,自己在后立即带骑兵跟上,徐晃的大阵必乱!只要一乱,自己就赢了!心里不停的嘀咕着,张郃的拳头紧紧的攥着。
 
    一点一点,终于进了,重步兵们怒吼一声,就要冲刺发难,只看徐晃阵前弓箭手忽然一个侧身,每个人的缝隙之中,立即窜出来了一支支尖锐的长矛,每一个都是一边旋转着一边刺了过来,重步兵本身为了躲避箭矢就没怎么抬头,忽然冒出来的长矛他们根本反应不过来,前排的反应过来想要后退,但是后面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根本退不回去,所以只能生生的看着奋力的长矛朝自己刺了过来。
 
    结果长矛就像是电钻一般刺进了张郃麾下将士的尸体,根本不用此上身,刺退就成了,刺破一个人,长矛速度依旧不减,立即接着刺了下去,随即便是下一个人,在下一个,重步兵的阵法排列得很密集,而徐晃麾下长矛手的长矛都长达三米多,一下子穿个四五个人不是问题,结果就悲剧了,前排的重步兵一片的惨叫,但是更加悲剧的发生了,就看那些弓箭手竟然将自己的弓箭背在身上,迅速抽出自己腰间的钢刀,虎狼一般的扑了上来,而重步兵的腿已经被长矛所刺,根本无法行动,只能被这些从弓箭手转成了步兵的弓箭手看着自己紧紧从重甲中漏出来的脑袋…………
 
    “叫他们给我挺住,挺住!只要杀进去,杀进去!”张郃一看这个情况,立即疯狂的怒吼着,重步兵本来就不多,重甲何其昂贵,哪有那么多经费,何况能够玩得动这一身重甲厚盾的人,哪是一般人,所以张郃相信,相信自己麾下的这些重步兵,徐晃这么一点的小伎俩根本无法撼动他们。
 
    “防!”果然在前面几排的重步兵惨叫着倒下去之后,后面的重步兵反应过来,立即圆盾抵住前方,长矛已经到了极限,无法再进,而前面就是一帮有弓箭手变过来的步兵,对于这些重步兵精锐来说根本不是问题,立即有人大吼道:“进!”
 
    “喝!喝!喝!”重步兵列阵而进,而后面的步兵一冲上来,盾牌的缝隙之中立即此处长枪,而后那些徐晃麾下的步兵变回立即扑到在了盾牌之上。
 
    徐晃目光一缩,幽幽说道:“哼!果然是张郃麾下的精锐,让前面步兵退回来!斗狠的时间到了!”
 
    “退!退!退!”前面的步兵立即听到了撤退的鼓声,而后立即有人大喊着,众人退了回来,张郃麾下的重步兵依旧上前。
 
    徐晃一举自己手中大斧,怒吼一声,道:“大斧骑兵!跟我杀!”
 
    “杀!”只看徐晃亲自带队,立即奔着对面之后的重步兵杀来,身后,便是徐晃亲自训练出来的三千骑兵,手拿长柄斧,虽然没有徐晃的本事,但是各个也是大力之人,气势何其猛烈。
 
    张郃看到敌军的步兵撤了回去,立即大笑出来,喝道:“哈哈!好!兄弟们,随我杀!”
 
    “杀!”张郃麾下也是一声怒吼,骑兵立即冲出杀了过去。
 
    “喝!”冲到重步兵近前的徐晃狠狠一咬牙,爆喝一声,手中大斧狠狠一会。
 
    “砰!”一声巨响,重步兵的厚盾根本承受不住徐晃这样奋力的一击,厚盾直接被击飞,后面的士兵当然也是无法幸免,脑袋直接比大斧劈开,脑浆横飞。
 
    “杀!”徐晃长啸一声,身后的大斧骑兵都冲了上来,那长柄斧简直就是重步兵的噩梦,头重脚轻,只要狠狠的一挥,接着战马的冲击力,根本不需要马上的骑士用太大的力气,足可以将一个普通的士兵击飞,重步兵的大阵有一次惨叫连连。
 
    “哼!”徐晃抽空一抬头,只看张郃已经发动骑兵杀了过来,冷冷一笑,嘀咕一声道:“张郃!你以为这阵法如此简单吗?”
 
    都不用徐晃的下令,就在张郃带领骑兵发动中分的那一刻,徐晃这般的阵法就已经变了,只看左右翼的兵马都已经开动,正在上前,而徐晃带着大斧骑兵在中间,中分到了重步兵的地方竟然不动了,好似就等待着张郃领兵的杀来…………
 
    “徐晃小儿!你爷爷来啦!”张郃怒吼着杀奔而来。
 
    “来得好!”徐晃爆喝一声,大斧立即挥起,直奔不停叫嚷的张郃。
 
    “当!”一声脆响,张郃的长刀砸在了徐晃的大斧之上,立即弹开。
 
版权所有:威欧娱乐官网,威欧娱乐客户端 Power by DedeCms
联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