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欧娱乐官网

当即就猛的一拍茶几

 
  “杜先生?”
  电话刚通,那边就传来了李临川的大笑声,说道:“这段时间怎么都没有你的消息,我还以为你已经回华夏了呢。”
  “前两天出去办事了,今天刚回来。”
  杜仲应了一声,旋即张口道:“有点事要请你帮忙。”
  “你说,有什么能帮的,绝不推托。”
  李临川豪爽地说道。
  “要麻烦你帮我找个人,去监视一个人……”
 
 
第一百五十九章 留着杜仲的命!
  “监视一个人?”
  李临川一愣,张口道:“谁?”
  “他叫仇东升。”
  杜仲张口说道:“住在开罗大酒店四楼,408号房间。”
  “行,没问题。”
  李临川满口答应。
  “监视就可以,不要靠近,只需要把他的行程纪录下来就行,同时帮我留意一下,近期内可能会有几个人来开罗大酒店跟他接触,一旦那些人来了,就立刻给我电话。”
  杜仲仔细叮嘱道。
  “好,你放心。”
  李临川点头道。
  “多谢了。”
  杜仲道谢一声,挂断电话。
  打完电话,杜仲快速的在房间里冲了个澡,然后就直接离开酒店,连夜打了张出租车朝着能量石矿脉所在的地方行去。
  第二天一早。
  杜仲才来到了能量石矿脉的所在地。
  穿过村庄,快速的进入沙漠。
  远远的,杜仲就看到前方已经有施工队在建设,而且沙漠中已经建好了高高的围墙。
  “这速度,够快。”
  杜仲咧嘴一笑,走进工地。
  “站住!”
  刚走进工地,一名施工人员立刻朝着杜仲喝止道:“这里是施工区,非常危险,不要乱闯。”
  杜仲一愣。
  或许是施工人员的话声过大的缘故。
  就在杜仲微微愣神的时候,一个举着矿泉水瓶往嘴巴里猛灌水,头戴安全头盔,手握通话器的人,立刻就撒腿跑了过来。
  来人,正是施工队的头头,张河!
  “杜先生?”
  见到杜仲,张河一点也不敢马虎,立刻小跑着迎了上来。
  杜仲可是他的大救星。
  如果没有杜仲,他手下的那个援建公司,恐怕干完这一单,就得破产回国了。
  “你就是杜仲?”
  那名施工人员一愣,脸上露出尴尬之色。
  杜仲和善的咧嘴一笑。
  “杜先生,你怎么来了?”
  来到近前,刚灌下一大口水的张河,笑呵呵的就问了起来。
  “过来看看。”
  杜仲微微一笑。
  “你就放心好了,看看这围墙,够高够大吧,保证不会出任何问题。”
  张河拍着胸口说道。
  “不错。”
  杜仲点点头,环视了四周一眼,旋即张口道:“这工程快做完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也做做其他方面的工程?”
  “什么工程?”
  张河眼前一亮。
  杜仲的能量,他已经深切的感受到了。
  既然是从杜仲嘴里说出来的,那就一定不会是小工程。
  “我希望你能弄个副业,去购置一些机器来,把我这块地下面的石头开采出来。”
  杜仲张口道。
  “开采?”
  张河一愣,旋即问道:“你拿下这块地,为的就是下面的石头,这些石头有这么好吗?”
  “对我有用。”
  杜仲微微一笑,张口道:“我要把这里开采出来的石头,全部运往华夏。”
  “国际贸易啊。”
  张河打趣的说了一句,旋即才张口道:“行,这事我干了。”
  因为是干援建的。
  所以,张河根本就没有接触过开采业,更别说是这么大的工程了。
  不过,他相信他能干好。
  别的不说,就凭杜仲的能量,他要干那还不是购置点机器就能直接开工的事,而且这么大的一块地,虽然不能多赚,但也可以从中捞一些外块来补贴手下的工人,也可以让他用这块地来先试试手。
  有了杜仲这个靠山,以后他的援建公
 
 
第一百六十章 入侵订票网站!
  “这么快就收到消息了?”
  打开房门,仇东升面带笑意的望着杜仲问道。
  “我该做的已经做完了,现在该你了。”
  杜仲也不墨迹,一边走进仇东升的房间,一边张口道。
  闻言,仇东升咧嘴一笑。
  见到来人是杜仲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杜仲的来意。
  “放心,我既然说到了,就一定会做到。”
  走到客厅,仇东升一边掏出电话,一边张口道:“送龙头的事情,我已经提前安排好了,要不了多久,交易就能完成。”
  “最好是这样。”
  杜仲点点头。
  话声落下,仇东升已然把电话拨通了出去。
  “把龙头送过去。”
  简单的说了一句之后,仇东升就挂了电话。
  接下来,俩人就这么坐在客厅里等待起来。
  十分钟后。
  “嘀嘀嘀……”
  杜仲裤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是杨天辰打过来的。
  “喂?”
  杜仲接起电话。
  “杜哥,你跟我说的那个龙头,有人给送过来了,一共五个。”
  杨天辰说道。
  “好。”
  杜仲点点头,张口道:“待会挂了电话,你把龙头翻过来,拍几张龙头底座下面的照片发过来,我确定一下。”
  “行,没问题。”
  杨天辰张口应了一声,直接挂断电话。
  没一会儿,照片发到了杜仲的手机上。
  杜仲仔细的看一下,确定无误。
  的确是剩的五个龙头。
  心中,也总算是松了口气。
  追了龙头这么久。
  这一次,总算是去全部到手了。
  想一想,还真不容易。
  “确定了吧?”
  一旁,一直笑脸看着杜仲验证的仇东升,突然张口道:“到此为止,我们这次的合作,也算是圆满结束了。”
  杜仲点点头。
  “希望以后,咱们还能继续好好的合作。”
  仇东升站起来,朝杜仲伸出手。
  杜仲并没有握,反而张口问道:“既然任务完成,那你们也要离开这里了吧,如果要回华夏的话,不如一起?”
  “不用了。”
  仇东升摇头轻笑一声,张口道:“我们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倒是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就在这一两天。”
  杜仲张口答道。
  “好啊。”
  仇东升哈哈一笑,张口道:“正好我这两天没什么事,到时候我送你去机场,也算是为合作伙伴送行了。”
  “客气了。”
  杜仲张口应了一声。
  虽然表面说着客气,但心里却暗暗的开始留意起来。
  这仇东升主动要求送他去机场,摆明了是在说,后面还有事情要可意避开他,而且为了避开他,还要亲眼看着他上飞机才安心。
  想到此处,杜仲心念一动。
  “反正我在开罗也没什么事,回去的事宜早不宜晚,就今天吧。”
  说了一句,杜仲立刻当着仇东升的面,订了一张当天下午,返回华夏的机票。
  “时间正合适。”
  看到杜仲订机票,仇东升呵呵一笑,说道:“不如现在就起程?我给你弄车去。”
  说罢,便是跟杜仲一同离开了房间。
  杜仲独自回房收拾东西。
  另一边,仇东升却是直接到酒店里,租了一张车,很亲切的在酒店的门口等待着杜仲。
  很快,杜仲上车。
  来到机场。
  杜仲取完票,进入候机室之后,仇东升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也跑进了候机室。
  陪杜仲等待了好一会儿。
  等登机提示音响起。
  仇东升才挥手送别杜仲。
  “下次或许还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到时候希望你不吝出手。”
  送别杜仲的同时,仇东升面带笑意地说道。
  “那里。”
  杜仲随意的应了一声,旋即张口道:“只要你们出得起价钱,我随时恭候。”
  “价钱好说。”
  仇东升哈哈一笑。
  说罢,杜仲直接转身离开。
  站在候机室门口,仇东升还远远的眺望着杜仲的背影。
  甚至,当杜仲走上蹬机的楼梯时,他还一脸笑容的朝着杜仲挥手送别。
  “哼……”
  机舱门前,杜仲冷哼一声,然后同样笑着朝着仇东升挥了挥手,然后干脆的转身进入机舱。
  转身的一瞬间。
  脸上的笑意就瞬间消散了下去。
  那边,仇东升依旧没有离去。
  很快的飞机起飞。
  确定杜仲还在飞机上,看着逐渐飞上天空的飞机,仇东升顿时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一直逗留了有五分钟时间。
  确定杜仲已经离开之后,仇东升才心满意足的开着车子,返回酒店。
  就在仇东升离开机场的时候。
  坐在飞机上的杜仲,突然就笑了。
  上了飞机之后,他就直接将精神力扑散开来,锁定了仇东升的气息。
  “果然有问题!”
  察觉到仇东升在飞机场里待了整整五分钟才离开后,杜仲暗暗的冷笑起来。
  不过,他并没有立刻做出反应。
  反而继续安静的等待着。
  又过了五分钟。
  飞机飞行了十分钟之后。
  噌!
  杜仲猛的从坐椅上站了起来,看着一个正从他身边经过的空姐,用流利的英文说道:“如果不想飞机失事的话,就里么通知机场长返航,这架飞机上有炸弹,再过十五分钟,炸弹就会爆炸。”
  这话一出,空姐当即就愣住了。
  双眼死死的盯着杜仲,脸上流露着惊惧之色。
  当她看到杜仲那严肃神色的时候,心中咯噔一响,当即就吓得脸色苍白,慌慌张张的朝着机长室跑去。
  这消息一传到机长耳朵里。
  机长也被吓了一跳。
  当即就立刻返航。司必然会越来越大,各方面都会有触及。
  这事,对他百利而无一害,他又怎能不干?
  “好。”
  杜仲满意的点点头。
  黄明进的确没介绍错人啊。
  接下来,在张河的带领下,杜仲在工地里转着圈子的观察起来。
  “嘀嘀嘀……”
  正走着,杜仲裤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兄弟,我刚刚接到报告,你要我监视的那个人倒是没什么动静,不过倒还跟你说的一样,真有几个老头去找他了。”
  电话那头,传来李临川的话声。
  “我知道了,多谢!”
  杜仲点头答谢。
  挂断电话的同时,转头看向张河。
  “我这边有点急事,这里的一切就交给你了。”
  杜仲张口道。
  “没问题。”
  张河满口答应道:“一定完成你交代的任务。”
  杜仲笑着点点头。
  然后立刻启程,返回开罗。
  开罗大酒店,408号房。
  房间客厅里,以二长老为首的几名长老坐在沙发上,看着仇东升。
  “天一果还好吧?”
  二长老张口问道。
  “完好无损!”
  仇东升应声回了一句,旋即又补充道:“这一路上,杜仲都保护着我,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和难题。”
  “哦?”
  二长老一凝,张口道:“他会有这么好心?”
  “他是不得不做。”
  仇东升摇头笑了笑,说道:“他想要得到的,是我们手上的龙头。”
  “哼。”
  二长老不屑的冷哼一声,张口道:“又是一个异想天开的痴人!”
  仇东升宛尔一笑。
  转目一扫,脸色微变,问道:“咦,三长老怎么没回来?”
  “哼!”
  仇东升的问话声刚传开,坐在沙发上一语不发的四长老,当即就恨恨的沉哼了一声,恨声道:“在我们遇到狼人之前,三哥就和我们分开,说是去找杜仲算账去了,后来就一直没有见到他,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闻言,众人突然就沉默了下来。
  “啪。”
  四长老越想越窝火,,站起身来,张口道:“这个杜仲不能饶,我要替三哥报仇!”
  在组织的所有长老里面。
  四长老跟三长老的关系最好。
  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
  因此,也并没有人因为他的愤怒而感觉到诧异,反而一个个都顺着四长老的说法,把目标指向杜仲。
  “不可。”
  听到四长老盛怒的话,仇东升急忙张口,说道:“杜仲现在还不能死。”
  “为什么不能,他死了就死了,不就是一条狗命吗?”
  四长老怒问道。
  “四长老。”
  仇东升无奈的苦笑一声,张口道:“我们现在还需要他来牵制不可知地三大家族中的周家,周家对我们的威胁,您应该很清楚吧?”
  “我当然清楚。”
  四长老张口应了一声,旋即又一声嗤笑,张口道:“但是就凭他?他能有这么大的本事?你们也太高看他了吧?”
  “这个……”
  仇东升沉吟了一下,张口道:“好吧,且不说他和周家有很大的仇恨,您知道他从暗劲入门到现在,用了多长时间吗?”
  “还能用了多长时间?”
  四长老不爽的白了仇东升一眼,张口道:“他现在是心化期,从他那模样来看,还不是跟其他人一样,从小就开始修炼,说不定从娘胎里就开始修炼了!”
  仇东升苦笑。
  四长老这话说的,带着太多的自身怒意。
  不过,四长老说的倒也没错。
  从暗劲期到心化期,这期间是需要无数的沉淀和领悟才能顺利突破成长的,在普通人身上,二十来年的时间也算是极快的了。
  不过,杜仲不同。
  “不是。”
  四长老的话声落下,仇东升才摇摇头,张口道:“我知道你们不相信,但我说的是事实,他从暗劲入门到现在,只用了短短的,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
  “什么?”
  “不可能!”
  “一年?”
  仇东升的话声刚刚落下,几名长老顿时就全部都惊呆了。
  “你骗傻子吧?”
  四长老翻了个白眼,张口道:“一年零三个月,从暗劲入门到暗劲借势期都难,更别说直接突破到心化期了。”
  其他几位长老,也纷纷点头。
  满是怀疑的目光,全部落在仇东升的身上。
  “没有什么不可能。”
  仇东升摇摇头,张口道:“他的师父是木仁峰,而且他本身就是一个武学上的超级天才!”
  噌!
  听到木仁峰这个名字,所有人都坐不住了。
  一个个噌噌的就站起身来,盯着仇东升。
  “你知道木仁峰跟我们圣教之间的恩怨……”
  四长老扫望着众人,面色无比阴沉,牙齿咬得嘎吱作响,说道:“这个杜仲,不杀也得杀!”
  “不可。”
  仇东升急忙摇头,说道:“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更不能杀。”
  所有长老尽皆皱眉。
  “正是因为杜仲和木仁峰有关系,而且现在又和周家有很大的仇,所以我们才能更容易的在他们之间做文章!”
  仇东升张口道。
  闻言,几个长老暗暗的点了点头。
  “留他倒也不是不可。”
  二长老开口,说道:“你把杜仲和周家的恩怨,详细的跟我们说一下。”
  “好。”
  仇东升点点头,张口道:“事情的起源是青年武者比武大会……”
  从青年武者比武大会开始,仇东升把古慕儿被周家抓走,杜仲又囚禁了周辰君,还有莲花山上的大战等等的,一系列杜仲和周家的恩怨,全都说了一遍。
  “恩。”
  直到仇东升说完,二长老才缓缓的点点头,张口道:“按你这么说来,这个杜仲好好的利用一下,倒也确实是瓦解他们内部的好棋。”
  “正是这样。”
  仇东升点头道。
  “那就依你,留着吧。”
  二长老张口道。
  闻言,仇东升这才松了口气。
  既然二张老发话了,那就没什么问题。
  一旁,四长老也不再多说什么。
  毕竟,组织为大!
  随后的时间里,仇东升快速的帮几名长老安排了房间。
  吃过晚饭,回到房间后。
  仇东升的房门突然被敲响。
  在房间里透过猫眼一看,仇东升立刻看到,来人正是
 
版权所有:威航娱乐官网-威航娱乐手机版登入 Power by DedeCms
联系地址: